当前位置:行业资讯

我国生物(源)农药发展及管理情况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农业绿色发展是农业发展的一场深刻革命,也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攻方向。农药等生产资料是农业生产的源头,农业绿色发展离不开农药的绿色发展。农药绿色发展就是要支持引导农药企业研发、生产低毒、低风险、环境友好的绿色农药。生物农药源于自然,与自然友好和谐,生物农药的研发、推广和使用符合农业绿色发展理念,也是农业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农业农村部提出持续推进农药减量增效,倡导减量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生态文明和绿色生产,为生物农药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和巨大空间。
(一)我国生物(源)农药(以下统称为生物农药)发展现状。我国没有对生物农药范畴进行明确的界定。但从不同产品的特性出发,单独制定了微生物农药、生物化学农药和植物源农药的登记资料要求。天敌生物目前不需要登记。转基因生物依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由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进行评审。我国学术界对生物农药的广义理解,还包括微生物的次生代谢产物抗生素类农药,在登记管理上基本与化学农药相同。
一是生物农药新品种不断增加。目前,我国登记的微生物农药、生物化学农药和植物源农药有效成分总数达108个,占农药有效成分总数的15%,其中生物化学农药35个,微生物农药47个,植物源农药26个,登记产品共1495个,占登记产品总数3.6%。抗生素类农药有13种,抗生素类农药登记的产品较多,达2474个(如果加上抗生素类农药,登记产品数占登记产品总数的9%左右)。近两年批准登记的14个新有效成分中有6个为生物农药,比重明显增加。
二是生物农药标准体系不断完善。目前我国制定的生物农药标准主要包括,微生生物农药产品质量标准32项(微生物农药23、植物源农药1、生物化学农药8);微生物农药毒理学试验准则6项;微生物农药环境风险评价试验准则(鸟类、蜜蜂、家蚕、鱼类、溞类、藻类)6项;微生物农药环境增值试验准则(土壤、水、植物叶面)3项;昆虫化学信息物质产品田间药效试验准则3项。下一步还要根据需求,继续组织相关技术标准制定。
三是生物农药产业规模有待扩大。据统计,我国生物农药年产量(商品量)约13万吨,产值约30亿元,占农药总产品和总产值近10%(如有更新,以最新统计数据为准)。其中抗生素类农药约占三分之二。微生物农药产量居前的5个品种分别是苏云金杆菌、枯草芽孢杆菌、棉铃虫核型多角体病毒、金龟子绿僵菌CQMa421和多粘类芽孢杆菌KN-03,约占微生物农药产量的75%。生物化学农药产量居前5个品种分别为赤霉酸、氨基寡糖素、芸苔素内酯、三十烷醇、14-羟基芸苔素甾醇,产量约占生物化学类农药的70%。植物源农药产量居前的5个品种分别为苦参碱、樟脑、鱼藤酮、螺威、雷公藤甲素,约占植物源农药产量的80%。总体上,生产品种比较集中,生产规模不大。
四是生物农药使用面积和质量稳步提高。生物农药年使用量(商品量)已到8万吨左右,防治面积约4亿亩次,同时有一定数量的出口。根据2019年我所组织的专项调查显示,不同生物农药的使用面积大小依次为抗生素类农药、生物化学农药、植物源农药和微生物农药。从市场专项抽查情况来看,生物农药产品质量合格率逐年提高。2020年抽检生物农药样品87个,合格样品71个,合格率81.6%,比2019年生物农药产品合格率(62.1%)提高19.5个百分点(2020年监督抽查总合格率就比较高,且生物农药抽的数量比较低,所以合格率也比较高)。
(二)我国生物农药发展的挑战和机遇并存。尽管我国生物农药近年发展较快,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很大。以美国为例,美国生物农药有效成分390个,占其有效成分总数约1/3,使用量占全球生物农药用量的1/3。美国生物农药范围比我国相对严格,主要包括生物化学农药、微生物农药以及转基因抗病虫草的作物(PIPs)。其中生物化学农药约200个,是我国的5.7倍;微生物农药约130个,是我国的2.7倍。
目前,总体来看我国生物农药研发、登记、生产、使用步伐还不够快;产业规模化程度不高;各地政策资金扶持不平衡;生物农药见效慢、性价比低、使用要求高等因素仍然制约着生物农药发展。与此同时,据境外权威机构数据,2020年全球生物农药使用约43亿美元,未来5年将以每年15%的增长速度递增,2025年可望达到85亿美元。由此可见,未来全球生物农药市场蕴含着巨大商机。
2015年以来,随着我国农药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的启动实施,化学农药使用量已连续实现负增长的目标。我国在生物农药登记方面也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和措施。
一是新的资料要求为生物农药的发展提供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2017年新修订的《农药登记资料要求》较大幅度地减少了生物农药试验和登记时间。生物农药新农药可在一年内完成多地药效试验;植物源农药、微生物农药和部分生化农药可减免残留试验;生物化学农药减免所有环境归趋试验及21项环境毒理试验;微生物农药减免19项环境毒理试验;植物源农药减免3项环境归趋试验及17项环境毒理试验等。
二是建立生物农药登记绿色通道措施。2020年9月,部里公布了生物农药等产品的登记评审绿色通道措施,对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生物化学农药以及通过生物发酵生产的农用抗生素优先安排技术审查,在保障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加快评审进程,缩短评审时间,促进推广应用。
三是允许天敌生物农药免予登记。2017年新条例实施后,对赤眼蜂、平腹小蜂等害虫天敌产品可以免予登记。目前我国商品化的天敌农药已有多种,主要以杀虫卵卡、杀虫卵袋等形式销售使用,这一措施得到广大生产企业和使用者的欢迎。
今后我们要在三个“进一步”上下功夫。
第一,进一步加大生物农药政策扶持力度。要进一步研究建立鼓励生物农药发展的政策环境和机制。加大科技投入,研制生物农药新品种、新工艺、新的使用技术。增加各级财政对生物农药使用的倾斜力度,引导推广使用生物农药。推动解决生物农药生产、推广使用的技术瓶颈问题。
第二,进一步提高生物农药登记科学化水平。生物农药种类繁多,不同生物农药的生产工艺和使用方式差异较大,要着力针对不同类别不同品种,细化技术要求,提高登记的科学性,避免政策上“一刀切”现象。
第三,进一步加强生物农药使用技术培训和宣传。生物农药使用技术和使用时期普遍要求较高,需进一步加大科普宣传,提高生物农药使用水平,发挥好生物农药的优势。同时进一步加大市场监管和抽查力度,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创造生物农药健康有序的发展环境。

部分来源: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

电子快讯订阅

赞助企业

CAC Global Events: Join the buyers and suppliers to learn, network & identify business opportunities

媒体支持

支持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