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行业资讯

疫情下江苏省农药生产经营现状及对策思考

2020年初,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对中国和世界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全球粮食安全风险加大,农药作为农业生产必须投入品,需求刚性,是我国粮食安全经受住疫情考验的重要保障。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供给侧和需求侧之间不平衡、不稳定性深刻凸显,制约农药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亟待解决。


01疫情期间江苏省农药生产经营现状  

江苏省是经济大省,也是农药大省。截至2019年底,江苏省农药生产企业230家,年均生产原药65万吨(折百量),制剂70万吨(实物量),农药年产值600亿元,占江苏省化工总产值的3%。但一直以来,由于缺乏合理的规划引导,江苏省农药大而不强,抗风险能力较弱,这次疫情也暴露这些问题。


1.1  部分生产企业无法正常开工

据对江苏省210家农业生产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江苏省农药生产企业复工163家,复工率由2月初的23%上升到4月底的100%,提高77个百分点(见图1)。67家未复产企业因安全环保事件停产,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因响水“3·21”爆炸事故。企业所在园区处于停产状态。此类情况有40家企业。二是因“263”化工整治。部分农药生产企业停产搬迁或改造升级企业关停。共21家企业。三是因园区化工整治提升,企业按园区化工整治要求停产。此类情况有6家。


图1  疫情期间江苏省农药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动态


1.2  原药、制剂供需不平衡

据对江苏省210家农业生产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疫情期间,80%的复工企业生产计划同期达产超过50%的情况下,原药生产同比减少10%,而库存量却同比增加18.0%;制剂生产同比减少35%,库存量同比减少14.5%。具体来看,小麦除草剂如2,4-滴异辛酯、氰氟草酯等降幅在25%~33%,大豆除草剂如氟磺胺草醚、高效氟吡甲禾灵等降幅在10%左右;非耕地除草剂如草甘膦降幅在23.37%;小麦杀虫剂如吡虫啉、呋虫胺、吡蚜酮、啶虫脒等降幅在10%~30%;一些蔬菜果树用农药老产品如百菌清、代森锰锌等降幅在10%~40%。


1.3  业绩受疫情影响较大

调查数据显示,针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有55%的农药生产企业认为此次疫情对公司上半年负面影响较大,预计业绩下滑30%以上,上游原材料短缺、原有订单无法按期交付、出口受到影响是造成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近半数企业认为原材料不足、无法复工导致出口受到影响。据统计,原药方面,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毒死蜱、螺螨酯、乙酰甲胺磷、双草醚、甲哌鎓、丙草胺、烟嘧磺隆、嘧啶肟草醚出口较同期减少50%以上,制剂方面,多菌灵、异丙隆、炔草酯、杀螟丹、杀螺胺、棉隆等出口数量较上年同期减少50%以上。


1.4  经营以线下销售为主,多为家庭运营模式

根据对农药经营门店的调查显示,门店销售抗风险能力最为薄弱,此次疫情对门店销售冲击严重,尤其是农药零售商(占江苏省农药经营门店的80%),调查显示,农药线上销售约占10%,疫情对门店线上销售无明显促进作用。零售商多为家庭式经营,面对客户多以门店周围邻里街坊为主,偏向于“面对面交流”“手把手教学”的“人情营销”。疫情期间的管控措施对这一经营模式造成较大的影响。



02凸显的产业问题

江苏省农药生产以原药为主,产业链条短,集约程度较低;经营门店多、小、散,多以家庭经营为主。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江苏省农药生产经营模式保守、产品结构固化、抗风险能力薄弱,严重制约了江苏省农药行业高质量发展。


2.1  生产水平有差距,政策风险难化解

农药为生产条件苛刻、工艺难度大的精细化学品,近年来行业环保、安全事故频发,农药行业环保、安全生产标准大幅提高,监管力度不断加大。2016—2019年,行业政策密集发布,对高毒农药管理、行业门槛准入和退出机制作出细致规范(见表1)。江苏省原药企业比重大,生产中还存在原辅料回收及副产物回收率低等问题,部分企业不能确保“三废”稳定达标。行业危险源多,涉及危险化学品和高危工艺较多。部分原国家工信部、质监总局核准生产许可的农药生产企业不在园区,缺乏园区的统一规划管理,安全环保隐患较大。虽然江苏省尚未出台农药生产企业必须进入化工园区(监测点)的政策,但一般不在化工园区(监测点)的农药企业,新上项目获批困难。而且,当地政府迫于环保压力,执法检查不断加大,企业限产、停产已是常态。2019年底,全省约有30%的生产企业因环保安全整治无法正常开工。

表1  国家与省级层面涉及农药行业的管理政策(部分)



2.2  产能过剩明显,产品严重同质化

江苏省农药企业大多数是过专利期的仿制药、中间体和原料加工厂,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较低,处于农药行业产业链的利润低端。企业每年申报的相同产品覆盖率达60%~70%,企业生产管理水平良莠不齐,生产的绝大多数品种为市场中较为成熟的仿制品种,同品种重复生产,产能过剩,缺乏品种和技术创新,生物农药、环境友好型产品和创制品种较少。截止2019年底,江苏省农药有效成分325种,其中含吡虫啉、多菌灵、阿维菌素、草甘膦、乙草胺的农药登记证比重很高,这5个产品登记证达900个,约占总量的18%,造成农药登记重复试验过多,资源浪费现象严重。而生物农药、环境友好型产品和创制品种较少。其产品虽有很大的发展,但在思想观念、基础研究、产品开发等诸多环节还不相适应。产能过剩、产品同质化一方面引起竞相压价恶性竞争,另一方面也是非法添加未登记农药成分的重要原因。


2.3  一体化程度不足,产业链条需延长

农药产业链利润分配中,制剂占据50%、中间体20%、原药15%、服务15%,微笑曲线明显。跨国公司通过掌握专利原药,大量制剂登记证与销售渠道占据食物链上层。江苏省是原药出口大省,出口量占全国的40%,主要为跨国公司做中间体、原药加工(过专利期,仿制药),而制剂生产较少,且以老产品、低档次和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乳油、粉剂等传统农药剂型居多,水基化、颗粒化等环保型农药剂型所占比例偏低。需要注意的是,省内农药企业“研发-生产-制剂”一体化程度较国际农化巨头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研发方面,研发投入力度不及国际农化巨头,专利药占公司业务比重较低;生产方面,生产基地较单一;产品门类方面,产品不够丰富,对单一品种依赖程度较高;制剂方面,品牌还不够多样,制剂销售的渠道建设尚不完善,下游农化服务起步较晚。


2.4  营销手段单一化,人员素质待提高

多数经营门店以家庭为单位,经营人员年龄偏大,50岁以上人员占经营人员数的70%以上,就学历来看,小学文化以下占25%,初中文化占44%,高中(包括中专)文化占31%。这类人群墨守成规,管理模式、经营模式固化,营销多以被动等待农户上门,无法做到主动服务、客户维护,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面对一级农资经销商日益做大,专业化合作组织快速发展,这类农药经营门店利益将会被进一步压缩。


03对策建议

农药行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宏观政策的支持,要健全农药行业日常监管制度,倒逼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要加大行业政策引导,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集聚项目资源,推进企业一体化、精细化创新发展;要推动标准化门店建设,发挥行业示范引领作用。


3.1  加强制度建设,督促落实企业主体责任

建立健全农药行业日常监督管理制度,尽快出台行业日常监管规范,是当前加强江苏省农药管理最为迫切的任务。要重点明确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明确职责边界。需要进一步明晰权责,把政府属地管理责任、部门监管责任、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落实到位,避免出现监管真空地带。二是明确执行体系。采用“大数据+网格化+铁脚板”的工作模式,加快建立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农药管理工作网络,搭建上下互通的信息沟通渠道,生产经营单位“家底”做到心中有数,强化生产企业风险自查与排查工作落实。三是明确协同机制。农药管理涉及工信、生态环境、应急等多个部门,建议农业农村部门和工信、应急管理等外部门建立部门间联合检查和沟通协调机制,在关键时间节点对辖区内企业联合检查,定期交流协商,及时发现和堵塞监管漏洞,倒逼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四是明确政策宣贯。建议充分利用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结合各类培训,加强农药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宣传,进一步扩大宣传面和影响力,切实提高企业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意识。


3.2  加强政策引导,推动行业整合提质

江苏省农药产能、产量处于全国前列,但农药企业较多,市场分散,产品同质化和低端化严重,企业竞争秩序较为混乱。部分企业存在安全环保隐患多、技术装备水平落后、环保安全投入不足等问题。针对现状,建议充分利用产业政策的引导力量,出台相关鼓励政策,大力推进企业间并购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优化产业分工与协作,推动以原药企业为龙头,建立完善的产业链合作关系,重视引导生产与销售结合,建立和完善原药去向备案制度,推动原药企业与制剂企业通过产品链建立长期稳定的分工、合作关系,形成战略联盟,共创品牌。促使农药工业朝着集约化、规模化、专业化、特色化的方向转变。未来,集约化、规模化是农药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环保压力加大,农药行业正进入新一轮整合期。技术领先、机制合理、经营灵活的企业将成为行业整合的主导力量,通过行业整合有利于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促进行业健康快速发展。


3.3  加强项目扶持,促进企业优化产品结构

要想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走从制造到智造之路。建立加大项目扶持力度,集聚资源优势,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加快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研发进度,开创有中国特色农药新品种创制道路。原药生产企业要深度挖掘已建成项目的生产潜力,通过技术改造和工艺创新,不断提升老产品市场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要对专利到期产品的开发充分进行论证,采取审慎小心的态度,避免一哄而上、重复建设的现象发生,要确保新上项目技术上世界领先、规模上行业独大、成本上优势明显。农药制剂企业要做一些前瞻性、开创性研发,对传统产品进行改进和优化,重点解决好乳油类产品中的有害溶剂和粉剂类产品的粉尘问题,推动农药制剂向环保化、功能化、智能化、省力化和精准施药方向发展;要挖掘老产品潜力,试验并扩大农药在新作物、新防治对象及新的使用方法登记,扩大农药应用范围;强化混配制剂的研制,将不同作用机理,不同防治范围,不同作用方式的有效成分,加工成复配制剂,提升防治效果,减少施药用工。不论原药企业还是制剂企业,也不管什么样的外部环境,企业只要保持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就一定有市场。


3.4  加强示范引领,提升农资经营服务质量

农药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不仅在于打通农药行业症结“大动脉”,也在于疏通各种细微的“毛细血管”,家庭模式的农药零售商就是这“毛细血管”的“末端”,联结的是广大种植散户。家庭式农药经营门店管理在疏不在堵、在引不在阻,建议推进农药经营门店标准化示范,防止农药经销商误导消费者、使用者,防范农药使用风险,结合全国层面的农药经营门店标准化服务,对有条件的门店在经营场所、经营行为、技术服务等方面加以规范,进而推进安全用药示范。针对部分蔬菜农药残留超标问题,加大示范带动作用。同时,建议建立标准化门店的动态管理机制,根据门店实际经营情况,在完善标准化门店准入条件的同时构建相应的退出机制,确保标准化门店的示范引领作用,保持农药经营市场的健康发展。


文章来源:《农药科学与管理》2021年第6期

电子快讯订阅

赞助企业

CAC Global Events: Join the buyers and suppliers to learn, network & identify business opportunities

媒体支持

支持单位